慢物质:民艺新生

我们以纯粹的商业逻辑来思考关于民艺的一切:如果它可以被需要,那就让它被购买,被广泛流通,被日常使用

简介

作为人类文明的基础技术架构,手工艺曾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,定义了人类生活的多样性面貌。中国是世所公认的手工艺大国,拥有悠久的历史与丰富的形态。中国传统手工艺作品一直滋养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生活日常。

 

一个显著的事实是,近一百年工业化浪潮的冲击下,传统手艺日渐式微,众多珍贵的传统工艺长期陷于发展困境,甚至濒临失传。相应的,蕴含其中的独特的美学传统、奇妙的材料特性、深邃的文化密码,也将一并湮灭。


2.png


传续断裂、创新缺乏、商业不适,供需错位,是最普遍面临的问题。民艺的设计创新依然非常困难——现代人的生活场景中已经不需要它们了。

 

近三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,几乎看不到专业设计师介入到传统手艺的举动,所以我们看到的民艺作品,几乎都是对过往一百年、数百年传统模式的翻版复刻。更严重的是,在过去二十年工艺礼品泛滥的时代,浮夸粗劣的视觉审美与毫不讲究的加工制作甚至成为民艺、或民艺衍生品的主流。



“物”的传承


4.png


在一个必然到来的虚拟的时代,“物”本身成为某种关于真实的、温暖的、富有情感的象征。

 

近年来,“工匠精神”被广泛传颂,民艺得到越来越多的社会关注。手艺的价值被重新发现,而中国当代的设计师和匠人们,已经不再满足于作为传统文化的被动接受者,或者西方设计潮流的跟随者。

 

我们,以及更多与我们有着共同志向的同行们,正在回归到文化的根部,去创造出更多兼具当代美学与人文关怀、本土关怀与国际视野的作品,成为延续数千年中国民艺传承序列中,最新写入的部分。

 


“民艺行走”——跨界联合创作


3.png


从产业发展的角度,工业化量产几乎是民艺的必经之路,但也面临诸多问题。一方面,工业量产在某种意义上可能对民间手艺的存在构成新的冲击;另一方面,多数民艺行当的生产传统并没有被工业化思维设定过,涉及的各供应链环节极为复杂,往往需要跨专业、跨地域协作。

 

沿袭古代匠人+文人的协作模式,我们尝试在每一个项目的产品开发前期,建立起一个跨界创作小组,除了设计师外,该手艺领域最富盛名的手艺人是非常重要的创作成员,同时,负责加工生产的工厂也会加入到这个小组中来。在充分的磨合之后,创作成员会形成更紧密的合伙人关系,共同对该项目的投入、产出与长远发展负责。

 

3(1).jpg


“民艺行走”其实是对这种调研工作的统称,我们给了它一个独立的名字,让它有了完整的价值观和使命,也让我们自己更严肃地去对待它。

 

“民艺行走”让我们有机会全方面感受手艺人的生活环境、性格和状态,跟产品之间的关联。只有面对面聊天,长久地作为朋友相处,你才能捕捉到最细微的信息。这些很关键,它会影响我们最终的产品内容与气息,它的一切都是鲜活的,真实有效的。


3(2).JPG


基于对民艺的深度调研,慢物质孵化的品牌群包括:笔墨方、锡木作、茶画会等,涉及文房、金工、茶道、活字印刷、水印年画等多个领域。

 

我们以纯粹的商业逻辑来思考关于民艺的一切:如果它可以被需要,那就让它被购买,被广泛流通,被日常使用。


笔墨方:构建当代新文人图景


5.png


传统笔墨纸砚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之一,以毛笔进行书写及绘画,是中国传统文人最重要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之一。但传统笔墨纸砚的使用非常不方便,因而离现代人的生活场景越来越远。

 

我们尝试对当代场景下笔墨纸砚的状态进行重新定义,最具代表性的产品即为“笔墨方”文盒套装。


6.png


一套笔墨纸砚的组合装。整块实木挖空成文盒,内容包括毛笔、墨、纸、砚台,及界尺、裁刀、印泥、印盒相关配件,这些器物都在传统样式的基础上进行了重新设计,使其更容易被现代人接受。





10.png


经过精心的组合,及更贴近现代审美的造型与体验设计,任何人都可以在1张A3的面积内,随时随地开展传统书写活动。


微信图片_20200811155251.jpg


锡木作:锡与多材质的跨界实验


16.png


2016年,慢物质创立独立品牌“锡木作”,致力探索锡与多材质的跨界实验,重新发现锡这种传统金属在材料美学、器物表达、艺术创作上的更多可能性。

 

纯锡质感柔润,璀璨而温和,所制器物因其极佳的安全性、散热性及密闭性。在中国手工业世上,至少1500年前,锡已经作为日用器物的常用材料,被历代工匠研究、创作。


11.png


作为人类最早发现的金属之一,千百年来,锡工艺形态纷繁复杂,前人成果灿若星河。站在文化裂变与时代快进的路口,设计师还能做些什么?

 

事实上,锡远比我们想象的更为神秘,有趣。如果放弃传统的造物经验,让锡仅仅作为锡本身,以孩童之心去观察、解放它的物性本能,这一定是意见很酷而有意义的事。


14.png


锡与木头的融合是我们耗时最久的实验,也是本系列最具代表性的成果。

 

在中国人的生活中,木材的大量使用是普遍现象。以紫光檀为例,由于其生长特性导致木材有大量裂缝、虫孔等瑕疵,全行业中,其平均使用率低于15%,边角废料普遍被作为燃料处理,造成大量浪费。


12.png


一种近乎疯狂的、不可思议的创想被提出来:将锡融化填入残破木材内部,使之融合成一个全新整体,填入部分则呈现出各不相同的自然笔触。——经过2年探索,我们攻克并完美掌握了这一创新技术。





通过锡与木的融合制作器物,填补了木器加工及金属技艺史上的空白,美学体验亦让人耳目一新,富有积极的时代意义。


17.png



茶画会:年画复活计划


25.png


早在上个世纪或更早,年画是中国人关于年节的集体记忆。


鼎盛时期,年画内容精彩纷呈,本质上乃是农耕社会生活的缩影和民俗生活的大百科。而传统年画中所涵盖的精湛的手艺水平、朴拙生动的美学呈现,尤其让人赞叹。传统画师们,既是社会百态观察者,亦是高水准的平面设计师。




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及城市化进程,切断了延续了无数代的农耕记忆。随之而来的,是传统木版年画生态的终结。年画产地急速消亡,传承艺人寥寥无几,民间记忆严重中断。


27.png


2016年,慢物质民艺行走发起年画复活计划,同步成立独立品牌“茶画会”,在全国范围内行走,拜访年画手艺人及相关艺术家,并以当代设计介入,创作更有时代气息,更令现代人喜闻乐见的年画作品,让这门古老的手艺,以全新的面貌在当下生活复活。


28.png


30.png


“茶画会”系列作品让年画摆脱了单一的“画”的形式。在新的场景下,年画被创造性地应用于茶盒包装、led小夜灯等实用物件上,其中更具突破性的是,将传统年画滚印工具改造为时尚潮玩,让每个人都有机会亲身感受年画印制过程。





民艺复活与“文创”

 

随着时代变迁,有很大一部分的手艺,将会被成为“被抢救与被珍藏”的博物馆样本,新潮流的冲击是必然的;另有一部分经得起时间淘洗的手艺留下来,成为文化传薪人。留下来的部分则会跟这个时代发生更激烈的互动,不久的将来,我们能看到曾经断代的东西又重新复活——但很可能变了一种面貌。

 

除此之外,院校、资本、政府、学术机构也很重要,这些因素共同促使传统文化、民间手艺以全新的面目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。

 

我们希望活在一个传承有序的文化秩序之内,但促使这个理想实现的,最重要的是商业力量的注入,商业化才是民艺的根本出路——而不是公益,不是政策输血,不是隔岸观火的点赞。

 

当有一天“文创”不再会作为一个行业被特别定义,而是消融于生活日常,那一定很值得期待。

承办方介绍

慢物质民艺协同体,由设计师、艺术家、手艺人及农耕作者共同打造,通过对传统民间手工艺的调查与梳理,开发创新民艺产品,投身中国原生文化的价值保育、传播与分享。 

 

过去的7年,慢物质团队行走云南、四川、广东、福建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河北等二十余个省市,探访近100余位手艺人。通过当代设计与传统手艺深度协作的模式,推出笔墨纸砚、锡铜金工、活字印刷、民间木版年画等多个系列产品,它们以鲜明的当代气息、深厚的东方传统审美特质而备受行业瞩目。

 

 基于开放的组织模式及价值活化策略,慢物质团队广泛组织起全产业链相关资源,助力民艺复兴及区域可持续发展,探索并建构一个平衡消费市场、手工业者及乡土经济的民艺新生态。

慢物质民艺协同体,由设计师、艺术家、手艺人及农耕作者共同打造,通过对传统民间手工艺的调查与梳理,开发创新民艺产品,投身中国原生文化的价值保育、传播与分享。 

 

过去的7年,慢物质团队行走云南、四川、广东、福建、江西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河北等二十余个省市,探访近100余位手艺人。通过当代设计与传统手艺深度协作的模式,推出笔墨纸砚、锡铜金工、活字印刷、民间木版年画等多个系列产品,它们以鲜明的当代气息、深厚的东方传统审美特质而备受行业瞩目。

 

 基于开放的组织模式及价值活化策略,慢物质团队广泛组织起全产业链相关资源,助力民艺复兴及区域可持续发展,探索并建构一个平衡消费市场、手工业者及乡土经济的民艺新生态。